公共花园﹙Public Gardens﹚

1836年,新斯科舍省园艺协会﹙Nova Scotia Horticultural Society﹚开始创建一个维多利亚风格的花园,一个“所有阶层都可以进入”、让人们可以远离城市生活并找到“健康和快乐”源泉的地方。基于这样的理想,促成了“英格兰”﹙England﹚和“大陆”﹙Continent﹚两个公共花园的诞生。

这些花园被认为是北美维多利亚花园的最佳范例之一。其大致基于英国伦敦的圣詹姆斯公园﹙St. James’ Park﹚而建造。这些花园利用1837年园艺协会赠予的5.5英亩土地初建而成。在接下来的35年里,这些花园的面积最终扩大至现在的16英亩。

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相信,自然的力量不仅能帮助人们保持身体健康,还能振奋精神和提高道德水平。他们喜欢优雅地漫步在宽阔的林荫大道上。

理查德·鲍尔﹙Richard Power﹚是一名园丁,也是花园的管理者之一,在这些花园的塑造上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他与纽约市中央公园的设计师弗雷德里克·罗·奥姆斯特德﹙Frederick Law Olmsted﹚是非常亲密的朋友。

在本世纪,这些花园几乎没有变化,仍然保留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原始特征。花园含有:几个温室花园,一个谷仓,两栋住宅﹙建于1847年﹚;槌球和射箭场地﹙建于1874年﹚;第一个加拿大公共草坪网球场﹙建于1876年,现在是花园西南端的运动区﹚;一个室内溜冰场﹙建于1863-1889年,据说是加拿大第一个室内溜冰场﹚。哈利法克斯市在1874年以15000美元买下了这些公共花园;在此之前,这些花园是由新斯科舍省园艺协会拥有。

营山公墓﹙Camp Hill Cemetery﹚

营山公墓于1844年开放。在此公墓建立之前,这里是哈里法克斯的公共区中最贫瘠、最不起眼的地方。

Camp Hill﹙营山﹚这个名字是指入侵部队可在城堡山﹙Citadel Hill﹚的大炮射程之外扎营的最后一个地点。


此地于1844年被圣化。六年后,在此种植了2000棵树。在这些树中有著名的绣球花树﹙Hydrangea﹚,它们在夏末盛开着白色的花朵。如果您有机会在此漫步,那么它的美丽决不会让您失望。

哈利法克斯的某些最著名的历史人物都埋葬在这里。其中包括亚历山大·基思﹙Alexander Keith﹚、维奥拉·戴斯蒙德﹙Viola Desmond﹚和约瑟夫·豪﹙Joseph Howe﹚。

亚历山大·基思是出生于苏格兰的酿酒大师、共济会会员和著名的加拿大政治家。


他曾三次担任哈利法克斯市长。

维奥拉·戴斯蒙德是一名新斯科舍省的黑人女企业家,于1946年在新斯科舍省新格拉斯哥的一家电影院里挑战种族隔离。她拒绝离开罗斯兰剧院﹙Roseland Theatre﹚的白人专用区域,并被不公正地判定犯有一项用于实施种族隔离的轻微税收违法行为。德斯蒙德的案件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广为人知的种族歧视事件之一,启动了加拿大的现代民权运动。

约瑟夫·豪是新斯科舍省的记者、政治家和公务员。1835年,“新斯科舍报”﹙The Nova Scotian﹚发表了一篇抨击哈利法克斯的政客和警察侵吞公款的文章后,约瑟夫·豪被指控犯有煽动性诽谤罪,这是一项严重的刑事犯罪。豪向陪审团发表了六个多小时的演讲,列举了一个又一个公民腐败的例子。法官要求对豪定罪,但受他热情洋溢的演讲影响,陪审团宣布他无罪,这被认为是加拿大争取新闻自由斗争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。豪被认为是新斯科舍省最伟大、最受爱戴的政治家之一。

春园路﹙Spring Garden Road﹚

直到1970年,部分路段﹙花园对面﹚的在公共租赁土地上仍排列着19世纪的房屋。

早在1821年,从春园路步行到省督府﹙Government House﹚是一项深受市民喜爱的活动。这里曾是一个极富吸引力的住宅区中心,被称为春天花园,但直到1890年零售商店才开始开业。

人们认为,“春天花园”这个名字来自总督花园﹙Governors Gardens﹚,后者曾坐落在Old Burial Grounds﹙“古墓地”,如今的法院和达尔豪斯·塞克斯顿校园所在地﹚的南面和西面。人们还认为这个名字源于公共花园下的春天,也来自公共花园本身。

蒙特利尔以东的主要商业区和最繁忙的街道,每天有超过25,000人享受这里提供的各种服务;这个地区只有不到六个城市街区﹙商店、画廊、酒吧、咖啡馆、餐馆、八屏电影院﹚。

圣玛丽大教堂﹙Saint Mary’s Basilica)

圣玛丽大教堂建于1899年,是一座哥特式复兴天主教大教堂。圣玛丽大教堂于1997 年被认定为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。

它是教皇庇护十二世﹙Pope Pius XII﹚于1950年建造的一座大教堂,教皇约翰·保罗二世﹙Pope John Paul II﹚曾拜访此地。


 

据说有北美最高的独立式花岗岩尖塔之一,高出人行道189英尺。这座教堂采用当地的铁矿石建造而成,并用抛光花岗岩装饰。

历史遗产﹙Historic Properties﹚

这些历史遗产建于17世纪末和19世纪初,在帆船时代,港口充斥着各种商船、私掠船和海军舰艇。

它们是加拿大最古老的海滨仓库。码头和仓库是由海员建造的,用于支持城市发展所必需的贸易。如今,这些建筑物挤满了商店、餐馆和酒吧。20世纪50年代,海上货物运输减少,对海滨仓库的需求也随之减少。20世纪60年代,因城市更新,这些建筑几乎被拆除。人们认为这个地区永远不可能恢复到经济繁荣时期的状态。城市居民抗议并拯救了这些建筑物。这些历史遗产中的著名建筑包括:柯林斯银行﹙Collins Bank﹚,私掠船码头﹙Privateers Wharf﹚和老红店﹙Old Red Store﹚。

大西洋舰队司令部﹙Marlant﹚

作为加拿大最大的海军船坞和北美最古老的海军船坞﹙1758年﹚,大西洋舰队是加拿大海军的两个主要编队之一,另一个是在卑诗省。以其最简单的形式,大西洋舰队司令部包括加拿大皇家海军﹙HMC﹚船坞、加拿大部队﹙CFB﹚斯塔达康纳﹙Stadacona﹚基地、CFB温莎基地,CFB在纽芬兰的圣约翰基地、以及海军的大西洋舰队。大西洋舰队司令部雇佣了大约7500人。其中,5350人是加拿大军队成员﹙5000名来自正规部队,350名预备役人员﹚。

墨菲水上乐园﹙Murphy’s on the Water﹚

墨菲的电缆码头﹙The Cable Wharf﹚/大使馆灰线﹙Ambassatours Gray Line﹚提供旅游船、售货亭和其他售票服务站﹙Hopper展位、Silva展位、迷你小屋、游船中心、Theodore商店、历史遗产展示亭、佩姬湾、卢恩堡和城市旅游﹚。所有旅游景点门票可在任一处零售点购买。现场有一家海鲜餐馆和一家纪念品商店。

Murphy’s Restaurant & Patio餐厅提供悠闲舒适的用餐环境,专门供应海鲜菜肴和当地啤酒,让顾客在美轮美奂的景色中享受美食。餐厅座落在哈利法克斯海滨延伸最长的码头的边缘,拥有超大的室内空间和明亮通风的露台。从这里,您可以将熙熙攘攘的海港、乔治岛﹙Georges Island﹚,甚至麦克纳布斯岛﹙McNabs Island﹚一览无遗。您一定会发现,墨菲水上乐园的每一个座位能看到壮观的景色! 

风景如画的哈利法克斯海滨上的最大礼品店也在网上销售!墨菲的电缆码头提供各种各样的本地制作珍品、东海岸风格的服装、独一无二的礼品、精美的家居装饰品等等。

哈利法克斯爆炸﹙Halifax Explosion﹚

1917年12月,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成为加拿大自治领??的中心。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港口带来了活力和繁荣。港口挤满了战时的船只。满载食物、弹药和军队的船只车队聚集在贝德福德海盆﹙Bedford Basin﹚,准备在全副武装的战舰护送下前往欧洲。停泊在港口的中立船只,他们的船员被禁止登陆,唯恐任何人可能向敌人提供情报。新的铁路线和终点站基本完工,其为运送“跨殖民地铁路公司”﹙Intercolonial Railway﹚员工的额外交通设施。人口的激增源自:军队、等待登船前往欧洲人、驻守在那里的人、他们的家人,以及从大量就业中受益的人们。

12月6日早上7点30分,法国船只“勃朗峰”号离开港口外的锚地,前往贝德福德海盆参加一个护航集会。其装载了2300吨干湿苦味酸、200吨TNT、10吨火药棉以及35吨苯﹙一种极具爆炸性的混合物﹚。与此同时,挪威“伊莫号”号﹙Imo﹚压载船从海盆出发前往纽约,向比利时运送一批救济物资。在纽约湾海峡﹙Narrows﹚入口处,经过一系列判断失误的操作后,“伊莫号”号与“勃朗峰”号的船头相撞。虽然碰撞并不严重,但“勃朗峰”号立即发生了火灾。船长、引航员和船员认为着这艘船会立即爆炸,于是他们放下了救生艇,前往达特茅斯﹙Dartmouth﹚海岸避难。

这艘船燃烧了20分钟,一直漂到里士满区的6号码头,这里是哈利法克斯北端繁忙的工业区。场面令人激动,吸引了大批群众,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危险。只有几名海军军官和一名铁路调度员知道“勃朗峰”号载有爆炸性货物,但来不及发出警告。

上午9点05分前,“勃朗峰”号爆炸了。在其结束航程的码头,“勃朗峰”号连一块船板都没有留下。碎片雨点般地散落在周围地区,其巨大的冲击力炸毁了周边的建筑物,并将其埋在碎片降落的地方。

教堂、房屋、学校、工厂、码头和船只在这次爆炸中被毁。不少在去学校的路上顿足观望的孩子、贴窗户的工人、屋内的家人、以及船上的水手,都被瞬间夺去生命。受伤的场景非常惨痛,玻璃碎片造成的失明让受害者雪上加霜。

上述船长、引航员和五名船员遇难。除了一个后来死于伤口的人以外,“勃朗峰”号的所有人都幸存了下来。

幸运的是,救援行动很快就开始了,有成千上万训练有素的军队和海军帮忙。市政府官员迅速安排志愿者提供帮助:救援委员会在灾难发生的下午成立。消息传到周围地区,人们以值得称赞的速度做出了回应。医院和收容所很快就人满为患。所有可用的建筑物甚至在港口的船只都被征用;一些受伤和无家可归的人通过铁路运往其他城市。

灾难的消息在同一天早上传到波士顿。那天晚上,一列满载供应品的火车,连同医务人员和公共安全委员会的成员,开往哈利法克斯。来自加拿大各地和世界各地的援助源源不断,其中马萨诸塞州的持续慷慨援助令人难忘。每年圣诞节,波士顿公园﹙Boston Common﹚闪闪发光的大树都是新斯科舍省人民送来的感谢礼物。

1630所房屋被完全摧毁,许多房屋被爆炸后迅速蔓延的大火烧毁;12000所房屋受损、6000人无家可归。哈利法克斯和达特茅斯几乎没有一块玻璃完好无损。

死亡人数上升到1900多人。大约250具尸体无法辨认;许多受害者的遗体未找到。25人不得不截肢;250多人不得不摘除眼睛;37人完全失明。医院收治了4000多例受害者,私人医生治疗了数百例受害者。

自治领政府于1918年1月22日成立哈利法克斯救济委员会﹙Halifax Relief Commission﹚。该委员会负责处理养老金、损失和损害索赔、重新安置和爆炸受害者的康复。该委员会直到1976 年 6月才解散。养老金现在由退伍军人事务部﹙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﹚支付。

由于这场悲剧,这座城市在某些方面也因此获益。医疗、社会福利、公共卫生和医院设施有所增加和改善。与海港有关的法规更加严格,确保港口在人为判断错误所能容许的范围内安全。作为救济住房建造的海吉斯彤﹙Hydrostone﹚开发项目,仍然是高标准城市发展的早期范例。

爆炸发生后不到一周,官方调查就开始了。“勃朗峰”号的船长和引航员被指控犯有过失杀人罪,并获准保释。后来这些指控被撤销,因为无法对其中任何一个人证明其造成死亡的重大过失。1918年4月,加拿大财政法院在新斯科舍省宣布“勃朗峰”号应对这场灾难负责。1919年5月,在向加拿大最高法院上诉时,两艘船都被判有同样的过失。伦敦枢密院﹙Privy Council in London﹚当时是最高权力机构,同意最高法院的裁决。

因此,直到原子时代,奥本海默﹙Oppenheimer﹚在计算广岛和长崎核弹爆炸的强度时,才开始对最大规模的人为爆炸进行谴责。

哈利法克斯和达特茅斯两市的许多墓碑、文物和纪念碑都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这次爆炸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尼德姆堡﹙Fort Needham﹚的纪念钟楼,俯瞰着爆炸现场。那里悬挂着的一个钟琴,于1920年捐赠给了联合纪念教堂。这座教堂是为了取代在爆炸中被毁的两座教堂而建造。这是一位年轻女孩,在爆炸中失去了整个家庭,包括她的母亲、父亲和四个兄弟姐妹。每年12月6日上午9点,教堂都会举行一场纪念爆炸受害者的仪式。钟声敲响时,北达特茅斯的Narrows 海峡、利德姆堡周围以及1917年哈利法克斯爆炸摧毁的地区都能听到。

泰坦尼克号﹙Titanic﹚

处女航

1912年4月,泰坦尼克号从英国南安普敦出发,开启其处女航。它与美国“纽约”号客轮险些发生一起相撞事故。当泰坦尼克号离开南安普敦的港口时,纽约号扯断了她的绳索,转入了泰坦尼克号的航道。船长爱德华·史密斯﹙Captain Edward﹚利用螺旋桨推力将泰坦尼克号从另一艘船的航道上移开。一艘港口拖船也曾协助拖移美国的邮轮。有人认为这一事件是这次航行的不祥之兆。

泰坦尼克号于4月10日傍晚6:30抵达法国瑟堡﹙Cherbourg﹚。由于南安普敦附近险些发生的碰撞,导致了一个小时的误点。白星航运的“Nomadic”交通艇运送一等和二等乘客。白星航运的“Traffic”交通艇运送三等乘客和邮袋。“Nomadic”交通艇是白星航运迄今仍在运营的最后一艘船。它出售给北爱尔兰社会发展局﹙Department of Social Development﹚,并于2006年被送回贝尔法斯特﹙Belfast﹚。在其回到贝尔法斯特的头两周,有超过30000游客前来观看。人们希望通过募捐活动能为其翻新筹集资金。泰坦尼克号无法进入瑟堡港,因为这艘船太大,码头无法处理。停留90分钟后,泰坦尼克号离开瑟堡,前往爱尔兰南部海岸的皇后镇﹙现为Cobh,发音为Kohv﹚。

1912年4月11日,泰坦尼克号抵达皇后镇﹙Cobh﹚,卸下了一些乘客和邮件,接载了其他乘客和邮件,然后启程前往纽约。泰坦尼克号不得不在皇后镇港口卸载和接载乘客,因为这样一艘大船不能在码头上进行装卸。当时服务的交通艇分别叫America和Ireland。弗朗西斯·布朗﹙Francis Browne﹚,一位32岁的教师和耶稣会教士候选人,在此离开了泰坦尼克号。他乘坐泰坦尼克号,从南安普敦到皇后镇,计划探访莉莉·奥德尔﹙Lily Odell﹚及其家人。莉莉是伦敦的一个富裕鱼商的妻子;布朗神父拍下了我们看到的这艘船只幸存的许多照片。

碰撞与沉没

1912年4月14日,海底电报抵达泰坦尼克号,发出了有关冰和冰山的警告。史密斯船长将航线改为大西洋以南约16至20英里,但向南的角度不足以避开冰山。晚上11点40分,这艘船与水下冰刺相撞,冰刺将船身的外壳刺穿了250~300英尺。该船发射了遇险呼救火箭,并发出摩斯电码信号和发送电报求救。一些乘客和船员被卸到救生艇上。

1912年4月15日凌晨2:20泰坦尼克号沉没了,冰山漂走了。

营救

1912年4月15日凌晨4:00卡帕西亚号﹙SS Carpathia﹚抵达沉船位置营救幸存者。从凌晨4点10分到上午8点10分,他们花了四个小时收集救生艇。共收集到13艘救生艇和4具尸体。上午8:50左右,卡帕西亚号离开沉船地点,前往纽约市。那天晚上,卡帕西亚号沿着冰原航行至午夜时分,可见冰原之巨大。

1912年4月17日,商业电报公司﹙Commercial Cable Company﹚的麦凯-班奈特号﹙Mackay-Bennett﹚离开哈利法克斯的卡尔森码头﹙Karlsen Wharf﹚,前往领回遇难者遗体。


美国参议院商业委员会要求对沉船事件进行调查。

1912年4月18日,卡帕西亚号抵达纽约,在白星航运的码头卸下了泰坦尼克号的十三艘救生艇。然后,卡帕西亚号让幸存者在冠达﹙Cunard﹚码头上岸。

基斯啤酒厂﹙Keith’s Brewery﹚

亚历山大·基思于1822年买下了这栋建筑。Keith出生于苏格兰,并接受过培训,在爱丁堡和伦敦工作期间获得了酿造经验。1821年,他开始在哈利法克斯的亞皆老街﹙Argyle Street﹚的一家啤酒厂工作。基思买下了沃特下街﹙Lower Water Street﹚的啤酒厂,因为它面积较大,便于他进行大规模酿造。基思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自己的酿酒厂,以他的名义酿造了许多饮料,包括高度啤酒、波特、姜汁酒、佐餐啤酒和云杉啤酒。1837年,他建造了现在的铁石酿酒厂大楼。目前尚不清楚基思是否拆除了原来的酿酒厂建筑,或将其纳入了新建筑的设计中。

19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,随着1833年西印度群岛废除奴隶贸易,啤酒在哈利法克斯的受欢迎程度稳步增长,这减少了制作朗姆酒的糖的供应 — 到目前为止,朗姆酒还是哈利法克斯人的传统饮料。

除了酝酿之外,基思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哈利法克斯公民,他于 1843 年担任市长,并与 1853 年至 1854年再次担任市长。1867年,他成为是立法委员会主席,在 1873 年去世前一直担任市长职务。

Please reload

Connect • Discover • Share

  • Facebook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Google Places Icon
  • TripAdvisor - White Circle
Ambassatours White trans.png

©2019 by Ambassatours Gray Line - All Rights Reserved.